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文学 >

如斯夫也

来源: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 作者:王昕宇

安丰塘下戈店一块多姓江的人家,连片的田都种一起,还是显得天大得很,往稻草窠里一躺,不小心把云看深了,就惊地一下跳起来,生怕掉进天中去。

江生堂把这些讲给狗听,狗还摇摇头,一旦在桌上讲这些胡话,他儿子家乾就生了大气。按这的规矩,儿子生了孙子,家就给儿子掌着了。家乾梗着脖子,活像一根老丝瓜。江生堂年轻时好喝酒,家里家外的活看在眼里的都归家乾娘操弄,因此他两的关系向来差劲。如今总算分了地,他的第一个小孩也满月,以后掌家的就是他了。

“你可能给我省点心!?’他把筷子拍在桌高头,眼光从江生堂身上甩到那盘绿油油的辣椒炒鸡蛋中。他爹左手擓了㨤太阳穴,气顶到嗓子眼,脸憋的通红,伏在桌子上,道”你…你跟你老子可就…可就这样讲话?嗝…我真是…白养…养你这头畜生!养条狼狗…还内个…还知道护家来。”

江生堂夹了一口小青菜,盐味淡了,嚼了好几下才咽下去。家乾生这么大气主要还是因为分地的事,他爹总是念叨:“老孩,这风头你不要抢,万一出事,日霉的都是阿们这平民老百姓!”可毕竟当家的换成了家乾,他不屑于爹那落后的打铁手艺赚来的分毫,他听说隔壁胡墙村有一户干起了卖菜的生意,如今房子都墙了白灰,他馋的很,就分了地,种上大豆,卖起了豆腐。

自那以后,收入一日日变得多了,江生堂果然弃了打铁的手艺,整日游荡在村里,常常彻夜不归。他手拎着个塑料瓶装着酒,时不时就嘬上几口。酒一喝多就爱撒尿,撒倒不碍事,可那天晚上竟撒到了村长家门口,他尿完抖的慢,甩到了脚上,低头看的时候见了颗石子,气不过便一脚踢去,惊得野地里的鹧鸪呼啦啦地飞,村长家的狗受惊也凶叫。江生堂怕事大,趁着一阵风的清醒劲,拔腿跑了。事后还是给人家知晓了,几十年的邻里,谁的尿味一清二楚。

忙走的江生堂在月光中看见稻场前头堆着坟包似的秸秆堆,在他眼里却变成了一尊陶制酒瓮,泥在火中锻造,混着澄黄的粮食酒味。今天是他第一回喝机酿酒,集上卖酒的说的是杂质少,比那土窖里的香太多。可江生堂觉得香是香,就是醉得快。白莹莹的月色猪油一般融融地在眼前化开,酒瓮里的酒如山涧中脆响滴落的泉水,江生堂被勾着走,一把扑在了上面,顺势就躲进那颗坟旁的歪脖子树阴中了。

晒杀人的三伏天着起火来,阴凉地外头成片的土地呼呼的烧,一直延伸到天高头,叫安丰塘上空到胡墙半边的天都喷起白烟。家乾提起手边酒瓶灌成的水壶,像吞石子似的,咚的一声,半瓶水就下肚了。他怔怔盯着坟包,上头的草圈已经脆成灰了,只是勉强维持着形状。愣了不一会,他来送水的外孙就惊醒了他。家乾拉过他的手来回搓,又用斗笠给他扇风,随后问道:“老孙子,哪个叫你来的个?”他说是***,本就不愿意的他显得痴呆,家乾见状就叫他走了。望着背影,他的眼里噙着泪。从前都是媳妇叫儿子来送水,如今都已经到孙子辈了。

他儿子生了小孩,办起羊场,忙的前胸贴后背,家乾因此关了豆腐坊,帮着放羊。也就是大中午日头烈,连羊都累的喘骚气的时候,他能歇息会。

他年轻时瘸了腿,等到日头过了树顶,他就扶着树,借着干土的操劲站起来,这是到了赶羊的时候了。他甩起手里韧劲十足的麻绳鞭,羊呼啦啦地站起来东张西望。“唉啰啰喂!”家乾喊起号子,安丰塘边,刚毅色的天空下,多了一群四处奔走的羊。

天蓝的厉害,家乾走着走着就开始哭,他这个年纪的人,除了办白事,掉眼珠子是要被人笑话的。不过这次他有充分的理由:他想他爹了。坟上的草圈随着他鞭子的挥舞开始返青,灰黑的树茎上长出苞,抽取柳条。

江生堂身上如淬炼的铁器般冷却,他想起年轻时做铁匠的日子,自己的媳妇是十里八乡唯一一个能够日出后起床的女人。他的胃灼烧,如同锻炉,他那精巧的手艺为自家带来别人艳羡的日子。

他想起去淮南买煤的日子,土路颠簸的很,坐在后面的家乾不停地干呕,他喊到:“阿爹!阿爹!我要吐啦!”没等回应,他就稀里哗啦如倒般地吐,江生堂拍了拍他的背,又往他嘴里塞了块冰糖,马上就安泰了。

家乾缓过来说:“爹呀,我来骑吧。”等到他一把住车把,他爹就躺在后头了。

唯一有摩托的村长的儿子说,他爹没救回来,死在淮南矿工医院里头了,说他开的那样急也没救回来,说不给钱不放尸…

家乾就骑着那辆运煤的三轮,硬生生在墙上敲了个洞,把他爹驼了回来。一路上黑漆漆的,路边的野坟在月光下放着幽光,他一害怕就叫:“爹呀爹,跟我回家了奥。”他怕的很呐,一使劲就骑翻到沟里,摔瘸了腿。

家乾听见背后有人喊他,一回头,三轮拱了起来,成了那颗歪脖子树下的坟了,他爹正坐在高头喝酒来。

家乾眼冒水,像安丰塘开闸似的。他想喊爹,可几十年没喊过的词竟糊到嘴边,说不出来了。

他的跛脚走不过去,为了让他爹看到,他挥起鞭子抽羊,羊叫的可凶了,那草圈也发起芽,歪脖子树不一会就长成飘逸的柳树了。

家乾心想,就这么一直挥下去吧,一直挥到阿爹还在的那些光阴去。(完)

相关内容

军民一家亲,共话鱼水情

通讯员:吴斌钱彦吉7月7日,台州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在大陈岛的社会实践即将步入尾声,在李跃华老师和胡炳年老师的带领下,实践队和大陈岛驻军一同在晚上举行了……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浓浓鱼水情——大陈岛驻军军民联欢会

为加强军民鱼水情,进一步密切大陈岛驻军与人民的联系,在胡炳年老师的带领下,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担当新时代,青春追梦人”暑期社会实践队和大陈岛海防驻军官兵们进行了一次其乐融融的……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军民鱼水情 双拥暖人心

通讯员:张锦滢、任嘉炜为进一步密切军民关系,加深人民群众与部队官兵之间的情谊,2019年7月7日晚上,台州学院人文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与大陈岛驻岛官兵们共同组……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情真意切,军民联欢

通讯员:施雨凡、毛馨懿为了加深军民之间的感情与交流,2019年7月7日,台州学院人文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在胡炳年老师的带领下,一行17人,前往军队举行了军民联欢……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军民联欢 共筑最美大陈

通讯员:李远平、彭一晨7月7日,台州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以大陈岛垦荒精神为指导,加强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为宗旨,与部队开展了军民联欢晚会……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军民联谊会——美好不说再见

通讯员:黄檬檬陆敏佳为感谢大陈海军官兵为大陈岛的海防建设作出的巨大贡献,7月7日台州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与大陈岛海防官兵进行了一场意义特殊的联欢晚会。当……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军民携手情满怀 垦荒精神代代传

通讯员:郭嘉廉冯若男2019年7月7日,台州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开始了在岛上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征程。今天,实践队将与驻岛部队官兵进行一场军民联欢晚会,与官兵……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军民一家亲 浓浓鱼水情

为了更进一步拉进军民关系,7月7日,台州学院“青春追梦人·担当新时代”暑期社会实践队在胡炳年老师的带领下,与大陈岛海军驻防官兵们展开了一次军民联欢晚会。在实践队员们期待又紧张的…… 青春追梦人担当新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查看全文 >>

推荐内容

山东师范大学Marks小分队积极开展“党建引领新百年,青年开创新时代”社会实

为深入宣传了解中国共产党百年来在教育、就业、社会保障、生态文明等民生问题上取得的重大成就,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大学…

“暖冬行动”启航,爱心服务启程

作为一名大一新生,同时也是一名朝气蓬勃的社会青年,我积极报名参加了滁州市春运“暖冬行动”志愿服务活动。2021年2月3日,我…

微爱:防疫防控在我们身边

微爱寒假社会实践活动扬州市区分队2021年01月25日,微爱扬州市区社会实践小队,大家全员出席,参加了宋都社区的四个社会实践活…

微爱:瞻仰历史军校

微爱寒假社会实践小分队云南昆明站2021年1月27日下午微爱云南昆明分队来到了云南省陆军讲武堂旧址。云南陆军讲武堂旧址,位于…

微爱:拥护“蔚蓝行动”

微爱寒假社会实践小分队镇江站2021年1月27日下午1点至下午5点,镇江微爱小分队于辛丰农民健身公园进行了垃圾抽样调查。活动过程…

最新发布

暑期社会实践|“电暖民生,‘伏’利无限”——苏电扶贫考察宣传团队暑期社会实践纪实
暑期社会实践|“电暖民生,‘伏’利无限”——苏电扶贫考察宣传团队暑期社会实践纪实暑期社会实践|“电暖民生,‘伏’利无限”——苏电扶贫考察宣传团队实践背景在建党一百周年的重要时期和我国脱贫攻坚战取…
《永恒和一日》观后感
关于生命,关于诗歌,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文字解读缺乏拉片的生动,那么应该如何有感呢?我想是诗歌似的去叙说。诗歌是什么?是一段有韵律的文字和一切感觉的文字形式的感性描绘。当我们谈起诗歌的时候,总…
师大学子三下乡:古沟欢唱,共话梦想
大学生网淮南7月23日电(通讯员徐星)“老师早上好!”“老师,你们怎么才来啊。”在绿油油的稻浪前,传来一阵阵稚嫩的声音,迎接着蓝色的志愿者团队。7月19日8点半,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赴古沟回族乡“诗系童…
古沟诗歌支教,我们在路上
大学生网淮南7月27日电(通讯员徐星)“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上午十点半,稻田旁的小学传来这样一阵歌声,安徽师范大学大一学生胡兰将录下的全部过程发到了QQ空间,并附上了这样…
逝者如斯夫..
如斯夫安丰塘下戈店一块多姓江的人家,连片的田都种一起,还是显得天大得很,往稻草窠里一躺,不小心把云看深了,就惊地一下跳起来,生怕掉进天中去。江生堂把这些讲给狗听,狗还摇摇头,一旦在桌上讲这些胡…
往日萧萧..
往日萧萧当我看向父亲的时候,他说蚂蚁是四条或六条或是八条腿。我瞧不上他说的话,于是吊高声音道:“内个跟你讲蚂蚁是八条腿的?我学过生物我还不知道吗?”他嗦了口牛肉面,露出一贯无所谓的眼神,经常性…
生灵倒悬....
生灵倒悬冬天,我与父亲回到张李,高高的树都脱了叶子。他与我一般大时离乡闯荡,而现在我都如他那时一般大了。沿安丰塘向南走,车一路开一路停,过了双桥镇的水闸时又缓了缓,以至最后得下车来去寻找。前前…
生灵倒悬
生灵倒悬冬天,我与父亲回到张李,高高的树都脱了叶子。他与我一般大时离乡闯荡,而现在我都如他那时一般大了。沿安丰塘向南走,车一路开一路停,过了双桥镇的水闸时又缓了缓,以至最后得下车来去寻找。前前…
“什么是一部好的小说”——由《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谈起
博尔赫斯的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中收录了一段名为《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的、被定义为小说的文字。它的开头说:“我靠一面镜子和一部百科全书的帮助发现了乌克巴尔。”需要说明的是,博尔…
奉献一份爱,温暖儿童心
奉献一份爱,温暖儿童心2021年8月10日,我踏上了返家乡社会实践的路途,此次社会实践内容主要分为以下方面:1、陪伴留守儿童,与孩子们分享日常生活中的点滴。2、开展集体活动,用通俗的语言为孩子们讲解新时代…